这里秋瑜。

落逢 新年番外 下

拾优_Kuloro:

——[下]——

“格瑞,今天放假,你怎么会偷跑出学校?”安迷修很好奇,说雷狮狮逃学,要拆教学楼他都信,但是格瑞不一样…他可是三好学生啊!

格瑞本来想说呆宿舍太闷了,但后来想了想,欺负傻子会不会不太好就如实回答:”给金买新年礼物。“一如既往的冰山脸。

“是哦,新年了。“这是安迷修自十岁以后第二次独自过新年,小的时候和孤儿院的大家一起过后来和自己的养父安狄过,到后来…安迷修又不自觉的想起了雷狮……

默默扇自己一巴掌,怎么又想到这个恶党了,一定是早上喝了格瑞的假奶了。

格瑞:???

安迷修和格瑞一路走来很尴尬,本来安迷修的尬撩和格瑞的高冷在整个凹凸学院里都是出了名的,俩个喷到一块儿结局一般只有一个——冷场。

这种时候就需要一种缓解尴尬的东西出现,比如说共同目的——精品店。

安迷修实在人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氛围,看见橱窗,想都没想就拉着格瑞进去“格瑞,我们去这

家店看看有没有什么可以买的礼物。

格瑞在被拉进店里的前一秒发誓他绝对看到了“女生”这个词。但还是无奈的被拉了进去。

安迷修一进去就被各种粉粉的饰品闪瞎了眼,不过既然是自己提出的... ...为了面子emmm

给恶党买个猫耳朵也是可以的,安迷修恶趣味得想到。

什么?你说骑士道?在作者写这篇文的时候就已经被佩利吃了好嘛。

但是格瑞的人设不允许他这样做,正当他准备帅气的出门时,服务员小姐过来了。

“两位先生是给自己女朋友买礼物吗?”卧槽好养眼,我能要个电话吗。

然后她坚持自己的职业操守,没等安迷修和格瑞回答就开始给两位介绍。

“如果送女朋友的话 化妆品是不错的选......”

“不用了。”两人想想宿舍里那两位化妆的样子,浑身一寒,异口同声的打断到。

所以说你们是直接默认了吗?

“呃...那衣服和包包也是可以的”服务员又带领他们来到了另一边。

“衣服吧。”安迷修想了想,虽然雷狮貌似也不缺那些东西,但是他不想再在这个粉粉的地方待下去了啊啊啊!

“这几件不错,你觉得?”格瑞随手拿了两件衣服问。

“小姐,就这些,麻烦帮我们打一下包。”

服务员小姐在看到格瑞的眼神时欲言又止,“好的,先生,请到这边结账。”妈耶好吓人,他居然能找到女朋友,看颜的世界真可怕。

在路过精品区的时候安迷修停了一下,快结账的时候“等一下。”然后飞速去精品区拿了一个水晶球,“这个帮我单独包一下,谢谢。”

下午,安迷修去学生处处理新年会,格瑞回宿舍。宿舍里的两个还裹在被子里,玩手机,他爬上嘉德罗斯的床,把盒子放在了床尾,这时候,这两个人才有反应“格瑞你回来了啊,安迷修呢?”

“他去学生处了。”

嘉德罗斯坐起来抱起那个橙色的大盒子问“给我的?”

“嗯,新年礼物。”说着又指指桌上的另一个淡蓝色的盒子,对雷狮说:“安迷修送的。”

‘‘哦‘‘雷狮头都没有回一下,应了一声。继续看手机

-傻子骑士你什么时候回来,你雷大爷要病死在床上了

还要过一会儿吧,先吃药多喝热水-

靠。

等嘉德罗斯看到情侣睡衣突然爆发和格瑞出去打架后雷狮慢悠悠的下了床拆礼物,衣服露出一个角的时候他就明智的塞了回去。

妈的安迷修,居然给他买了条裙子!

‘‘叮咚‘‘手机不合时宜的又响了。雷狮打开一看,来自安迷修;礼物还喜欢吗,新年快乐

快乐尼玛!喜欢尼玛!安迷修你怎么还不去死!‘‘啊啾!‘‘雷狮吸了吸鼻涕,重新缩回了被子里,点开某宝,[猫耳女仆装,已下单]

安迷修,看我雷大爷不玩死你。

——The end——

当天晚上-

雷狮:来来来安迷修,新年礼物,快穿上。

安迷修:我雷狮你脑子没烧坏吧?我是男生啊!

雷狮:没有啊(笑的像个九岁的孩子)

      ——————————
其实安迷修送雷总的是那个水晶球,裙子是送给艾比小姐的,然后他可能和格瑞拿反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我在傻笑些什么。
我自己都看不懂我在写什么了,我本来想煽个情来着,结果又沙雕了。
新年文过年才码完这效率还有谁!
所以我们情人节和过年就不写了吧hhh~
反正没人看哒(和秋瑜自娱自乐)
打安雷还是雷安是个问题・_・?


【安雷】落花时节又逢君2

和拾优 @拾优_Kuloro 的娱乐联文,是高中的校园pa,我流安雷,副cp是瑞嘉

(2)
早晨六点,安迷修和格瑞就被各自设的闹钟同时交杂响起的闹钟吵醒,可上铺一点声音也没有,那两丝毫没有受到闹钟的干扰,他们就只好爬去各自的上铺去喊雷狮和嘉德罗斯。
安迷修一脸无奈地推了两下雷狮的手臂道:“起床啦,都六点了。”
雷狮翻了个身,好像没有听见安迷修说话一样地继续睡。
安迷修只好望向天花板选择妥协。转头一看格瑞那边,格瑞正在满脸黑线地看嘉德罗斯在那里咂吧嘴。
“算了我们先洗漱吧。”
十分钟后。
“啊啊啊啊格瑞格瑞你们怎么也不喊我和雷狮还有十五分钟就要开始跑步了完了会不会被骂!!!”整个宿舍里都回荡着嘉德罗斯的惨叫声。
“什么?!六点过十五了!!”雷狮也顿时从床上坐了起来瞪大双眼,一时睡意全无。
安迷修憋着笑,格瑞则是一脸冷漠地看着。“我们刚刚才起就喊过你们了,是你们自己不起的啊。”
“什么——渣渣!我才不是不起呢!!”嘉德罗斯作势就要扑过来和格瑞打闹,却被安迷修拦住:“别闹了想被教官罚是不是!”
这时雷狮从安迷修的上铺爬下来,打了个大哈欠,就拉着嘉德罗斯赶紧跑去洗漱。

四人在六点半以前终于紧赶慢赶地跑到操场集队,开始了他们一个星期的军训。
吃完早饭后,见到了这次军训请到的本市一个消防基地中的几位教官,都是很在训练时很严格的教官。
全班人跑完步就一改往日的怠惰,都不敢说一句话,生怕自己的一举一动惹怒了教官。
雷狮和安迷修在班上算是高的,就排去了后排。在这种炎热的天气里,很多人都是欲哭无泪地在那坚持着站军姿,安迷修抹了一把头上的细汗,又转头看了一眼他旁边的雷狮。这家伙一趁教官不注意就开始左看右看,不安分地用手指挑着头巾绕来绕去。等教官快要转过头时,又一脸正经地立刻站定。安迷修看着雷狮一系列的小动作,不由得想笑,但看见教官瞟了过来,就只好很努力地把笑容憋了回去。

好不容易等到了中午,吃过饭后小憩了一下,又开始训练。下午因为太晒的原因,训练时间并不是很长,没过多长时间教官就放了学生们休息。
晚饭过后教官要求学生在操场附近不可跑远,等待晚上的集合,学生们就都跑到了操场边树下坐下来。
“不然我们来唱唱歌什么的吧。”凯莉向全班提议。“不想唱的可以坐在一边听。”
“得吧得吧,谁先来?”
操场上只听得见歌声,安迷修跟着唱了两句。他的声线很好听,是那种很轻朗,很温柔的声音,还带有着少年特有的活力。
雷狮看了他两眼,倒没有管他,只是静静地把这首歌听完。 

 

三天后。
“哈哈哈哈哈哈安迷修嘉德罗斯没想到啊军训才三天你们就晒黑了这么多哈哈哈哈哈…”回到了宿舍打开灯,四人互相望了一圈,雷狮就开始指着安迷修和嘉德罗斯捧腹大笑起来。
“什么?!渣渣!!就你没晒黑是吗!!??”雷狮一边挡住作势要扑过来的嘉德罗斯,一边转过头用一幅欠扁的表情欣赏安迷修吃瘪的样子。
其实四人都有晒黑,只不过安迷修和嘉德罗斯更加明显而已,雷狮和格瑞只是稍黑,养两天就能变白的那种。雷狮就趁着这个机会幸灾乐祸。
格瑞:我宿舍里有三个幼稚鬼怎么办.JPG

 

———————————————————————
新加的标签“安瑜”是我和拾优的简称
下一棒第三话是拾优~

【安雷】落花时节又逢君1

和拾优 @拾优_Kuloro 的娱乐联文,是高中的校园pa,我流安雷,副cp是瑞嘉

(1)
秋日早晨的那一缕朝阳温暖地洒了下来,提着行李箱的少年正向校门口走去。
带了些特属于秋的凉爽气息的风吹动树叶落到了少年头上,安迷修拿下树叶,看向那所距他还有一段路的学校——那所将是他未来三年继续埋头苦学的高中。
安迷修叹了口气 :“不知道高中生活是怎么样的呢。”话虽这么说,可还是期待着会遇到什么样的人和一些有趣的事。
肯定比初中有意思点吧。安迷修如是想,嘴角不住地有些上扬。
这所学校是这个城市中上点的学校,基础设施也很不错,但因为安迷修从小是在孤儿院长大,后来被老人收养,家里没太多钱,不能到这个城市最好的学校就读,不然以安迷修的成绩,一级完中完全不是问题。
接近校门口的地方人逐渐多了起来。吸引了安迷修注意力的,是三个青年打闹进学校的背影。其中一个很高的,扎马尾的男生正一脸兴奋的样子和旁边穿着T恤的男生大声讨论着什么,为首的绑着头巾的黑发少年好像说了什么,引得那男生更加兴奋。
不过安迷修也只看了那么一小会儿,就收回了注意力,毕竟在他看来只是一点小插曲。安迷修进入人群中,继续往校门口挤。
雷狮感觉到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但什么也没有。他没有太在意,继续和帕洛斯、佩利互相追逐,打闹着。
安迷修进入学校时,不禁感叹这所学校之大,绿化也做得很好,地面也挺清洁。他看了眼手表,时间还来得及,便慢慢欣赏了学校一会。
在还有两分钟开始点名时,安迷修找到了自己班的教室。进教室的那一瞬间,班上很多人的目光都转了过来。他们有些是集在一起,可能是之前一个学校的,也有些在座位上东张西望,渴望早些交到新朋友。
安迷修一一微笑着和看过来的同学们打了招呼,然后环视了一圈教室,发现只有最后一排的位置还有一个空位了,就朝那个空位走去。
安迷修坐下来,那个和他隔了一条过道,一直在看窗外的旁桌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然后又转过头继续看操场上的人打篮球,不是太在意自己旁桌坐的是谁。
是他啊。安迷修想起这个前十几分钟在校门口看到的黑发少年。
侧脸看上去还挺帅的。 安迷修这么想着,对雷狮温和笑笑:“初次见面,我是安迷修,往后请多多关照,你呢?” “你好啊,我雷狮。”雷狮终于认真了点转了过来,可神态还是懒懒散散。他接着打了个大大的哈欠,看样子昨晚可能熬夜打了游戏。
安迷修就在雷狮转过来那一瞬间看清了雷狮的眼睛——那是一双很漂亮的眼睛:他的眼里仿佛有万千星尘,就好像能看到春夏秋冬似的。
安迷修在这天里又忍不住悄悄地多看了几眼,可有几次偶然对上雷狮的疑惑还带点懵的视线的那一瞬又会感觉很尴尬。
这人怎么可以长得这么好看!!!
 

拿到宿舍钥匙后,雷狮迫不及待地想回宿舍打游戏。他找到了他们所在的那一间宿舍,结果在门口遇到了正准备开门的安迷修。
“啊……安迷修是你啊。”
“雷狮,好巧啊。”安迷修懵了那么一瞬间,就明白过来,对雷狮温和地笑笑。
按他们学校的布置,一间宿舍应该有四人,而其它两人还不知道是谁。此时安迷修和雷狮一个在归纳笔记,一个正在打联机。
大概过了几分钟,就有一个看起来稍矮一点的少年进了宿舍,没几分钟又进来一个较高的男生。
“你们好,我是安迷修,他是雷狮,你们是?”
“格瑞。”高点的那个男生面无表情地自我介绍。
另外的少年看上去就活泼好多,“嘉德罗斯。”他笑嘻嘻地说。
“我们好像都是一个班的吧。”
“嗯,是啊!”
根据班主任丹尼尔所述,他们年级在明天要开始进行长达一个星期的军训,在班会上还特别提出。
“那么就收下东西早点睡吧。”格瑞提出,安迷修附议。
结果转头一看雷狮和嘉德罗斯已经各霸了一张上铺,嘉德罗斯不知道什么时候和雷狮打起了联机,两人正窝在上铺打得开心。
安迷修:一脸懵逼.JPG
经过多次劝说,两人终于不情不愿地放下手机,步态拖拉地从上铺爬下来去洗漱。

“关灯了啊,晚安。”
“晚安——”

————————————————————
标题是伏笔~

本来打算昨晚发的结果码着码着码到就睡着了…睡  着  了…我我…
然后今早又上课刚刚才发出来orz